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失义人心不在 失信正道不存

作者:杨百根日期:2003年9月17日 11:53

  引言:

  2003年8月20日,市委、市府在上展中心召开了上海市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工作会议。会议提出,上海要争取3到5年时间,实现四个“基本形成”:较为活跃的信用市场需求;有一定规模的信用中介服务行业;相应的信用法规制度;较为完善的社会制约机制。

  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市委书记陈良宇在会上提出,要以“三个代表”重要思想为指导,在现有工作基础上,进一步形成合力,推动社会诚信体系建设,营造“守信为荣、失信为耻、无信为忧”的社会环境。

  陈良宇指出,社会诚信体系建设贯穿于上海新一轮发展的全过程,开创性强、覆盖面广、需要个人、企业、政府和社会多方面、多层次共同推动,形成“讲信用、守信用、用信用”的社会氛围,为社会诚信体系建设营造良好环境。

 陈良宇强调,要正确把握诚信体系建设中的风险平衡与控制,掌握好“度”,做到记录要全面、披露要慎重、征信要规范、隐私要保护,惩戒要有力、操作要宽松,一手抓协调推进、一手抓风险评估。

  时下,诚信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,政府也好、企业也罢,都已经逐渐认识到诚信的重要:政府没有诚信就会失去群众的信赖,企业没有诚信就会在发展的道路上止步不前。

 在我们这个崇尚儒家文化的悠久国度里,“诚信”,本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词汇,自古就是维系各种关系与秩序的金玉良言,也是我国几千年来的传统文化主流。“诚信”用于人的行为,是道德规范;见于人的修养,是道德品质。“诚信”的信,意为人的内在善意和良心,即孟子所说的“有诸己之谓信”,按照北宋思想家张载的解释,就是“诚善于心之谓信”。《礼记》把“诚”看作是天地人伦内在的规律:“诚者,天之道也;诚之者,人之道也。”欲意:诚信与天地人伦同在,永恒不变。诚是本质,信是诚的表现。唐代张弧在《素履子·履信》中阐述道:“天失信,三光不明;地失信,四时不成;人失信,五德不行。”欲意:诚信是高于一切、支配一切的大道理。清代“红顶商人”胡雪岩说“有诚信便能立世,无诚信则会失世”。在2002年度北京举办的“首届中国信用论坛”上也提出了“一个民族不能缺乏信用观念,一个国家不能缺乏信用制度,一个社会不能缺乏信用体系,一个企业不能忽视信用管理”这样的口号,这些都体现出了人们对诚信价值的高度评价。

 当我们像健康的人那样彻底甩掉手里的拐杖,不再把诚信当作手段,在没有信用的社会中生存,那么生活将以变得越来越可疑,信用污染将成为公害,社会里的每一位成员都将承受着没有信用的痛苦,早上起床喝牛奶,会问牛奶里是不是掺水;在市场上买烤鸭,会担心是不是来自“地下加工厂”;抽烟时怀疑是假烟;喝酒时没准喝的就是假酒;付钱时,对方怕你付假钞,找钱时,你又担心对方给假币……如果说,臭氧层的黑洞给人类的自然环境敲响了警钟,那么,不诚信带来的“诚信黑洞”将会给人类生存带来同样的威胁。

   许多人呼唤诚信,往往都是要求别的企业或别人对自己诚信,而自己则经常见利忘义,随便毁信弃约。在官场上的翻云覆雨,在商场上的尔虞我诈,若君子“诚信”,则反被小人欺,于是舍去“诚信”,遂成天经地义,进而便没有了“诚信”。

  在我国由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的过程中,特别是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后,影响企业经济效益的因素日益呈现多样化,企业诚信在市场竞争中的地位及其对经济效益的影响也日渐突出。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信用经济,如没有信用就没有稳定的经济秩序,经济秩序混乱则败坏社会信用,毒化社会风气。而失信于社会,构恶于人,最终也必将为社会抛弃。一个诚信的品牌,一个让人信服的形象,必须与现代社会价值观紧密相连。因此,建立一个“诚信社会”尤为必要,这个道理十分简单,但落实起来并非易事。一个人诚信一次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讲信誉,人的一辈子除了生命是用金钱买不到外,还有两样东西也是无法用金钱买到的:一是信誉,二是道德价值观,因此信用是一个人生命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。而对于一个企业来说,资金困难、技术落后、市场危机等都不可怕,这些都能够通过各种努力得到解决,但一旦出现信用危机,那么这个企业多数情况下就很难转机,甚至出现破产的局面。

 诚信是人们在长期交往中的重要纽带;诚信是企业立身之本、兴业之道。诚信作为一种要求是相互的,不能只拿来要求别人,而是要求你诚信我也诚信,大家都来诚信,即大家都始终坚持一个灵魂,“人以信为先,信以诚为本,诚以德为源”,诚信做人,诚信做事。

所属类别: 员工讲堂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